青铜门下走犭句

一等大俗人。

民国风芽詹

后遗症产物05


芽微微含笑,道,当年先生教你我读诗,我心里可记得真真的。

詹儿听他一讲,也回忆起两人儿时一起随父亲学诗,师兄弟情好日密的光景。他俩年纪仿佛,詹儿岁数略长,便把他当作幼弟一般照看,时常并肩而卧,同室而居,历历往事,如在眼前。詹儿神色不禁柔和了几分,拿手比划一下,笑道,那时你才这许高,还会缠着我叫师兄。

芽凑到他跟前,道,师兄,我这还有先生当年讲的一句诗,不知你可记得否?我且考教你一番。

詹儿道,有何难,你说来吧。

芽只神色不错地盯着他,一字一顿柔声道,宜言饮酒,与子偕老。

詹儿下意识接道,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话音刚落他便怔住,红透双颊,半晌无话,低下头细细咂摸一下,这才啐道,臭小子,谁和你是夫妻了。

原来詹儿的父亲讲过的,这是《诗经》中一对夫妇的对答之词,情意绵绵,温馨无限,詹儿接了此句,才觉不妥,可见芽虽笑吟吟地望着他,看起来笃定,眉目间却全然紧张之色,不由得砰砰心跳,心头甜蜜。

芽看见詹儿挑起眉毛,目光游移,又害羞,又欢喜,笑意更深了。一只手悄悄下滑,寻到詹儿藏在袖中的那只手。詹儿浑身一颤,并未甩开,只侧身不去看芽,反手也握住了他的。


————————

表白之前芽特地找了自己的几个哥哥做功课。


二哥道,哥哥没什么能教你的,不过有一点要记住∶告白要趁早。

小熊端着一碗鸡汤进来了,看见芽在屋子里,笑问,五弟也在呢,我去多盛一碗?

二哥立刻把小熊按在椅子里,你都有了身子了这些事怎么还亲自做!不行,还是我去。

小熊无奈笑道,这才三个月,往后你是叫我一动不动了也不成?五弟还在这呢,你别让看了笑话……诶,五弟呢?


三哥沉吟许久,道,我也没什么能说的,最重要的大概是能挨打。

芽心说,詹儿可从来没打过我,只这话在他心里一转,并未说出口。

阿冬在一旁忽然道,我打过你么?

三哥从善如流,立刻改口,打是没打过的,自然是我的脸撞上了阿冬的手。你的手可还疼么?

芽悄悄抹了一把汗。


四哥瘫在贵妃榻上,想了想,道,先把夫妻名分定了,人不就是你的了么,我当初就是这么追你四嫂的,哎哎哎鹿鹿你轻点疼疼疼……

白鹿怒道,又在和弟弟说什么歪理!

芽一脸敬畏地看着四嫂揪着四哥的耳朵,把他带走了。


大哥不知怎地得知五弟要追詹儿,准备了半尺厚的讲稿,擎等着弟弟来问。半个月过去了,芽领着詹儿站在哥嫂面前,小两口不说话,就是拉着手笑。

大哥∶说好的来找兄长问经验呢???

白狼道,我叫五弟不必来问你了。

大哥∶???


我😂有😂点😂想😂写😂埃文斯坦😂了😂

今天忽然冒出来的脑洞,十九世纪航海背景傲娇焦虑症船长和温柔的小博物学家环游世界的故事🤔桃是一个有钱烧的贵族,财力雄厚寻求刺激决定出海,因为脾气古怪在船上没有朋友非常寂寞。包是家境优越的好学生,父亲想让他学医学和神学,但是他只想做博物学家。包的一个老师知道桃正在找旅伴,也知道包想环游世界,就推荐了包。在航行中船长和小博物学家双向暗恋的故事🤔

青铜门下走犭句会写吗?不会。

————————
水形物语AU写了吗?没有
大狮叽和白狼冬的pwp写了吗?没有
之前的点梗写了吗?没有
蛇鹿连载写了吗?没有
……
我就是那种说完“我给你们讲个笑话”就跑的大坏蛋,再见,我跑路了

————————
……这样吧,如果有人能猜到原型是谁和谁我就一定写,不写我是Dodger

民国风队二盾和阿冬

后遗症产物04

阿冬皱起眉头,向三少爷微一抱拳。三少爷还了一礼,笑道,你先请。

阿冬心道,这些兵老爷除了耀武扬威,横行乡里,这位更是金絮其外,败絮其中,岂能真有什么武功了?尽快将他打发了就罢。

也不多话,上来就缠斗在一处。那三少爷虽然一路防守,但却也不落下风,阿冬见他果然身手不俗,渐渐收起轻视之心,只招式愈加狠厉。三少爷被逼得只能出手迎敌,一招发得狠处,眼见阿冬闪躲不得,竟要正面迎上,三少爷惊道,阿冬小心!

但两人斗得正急,三少爷这招发得老,一时哪里歇得了手?三少爷此时要伤阿冬,易如反掌,可怎能舍得?

忽地变掌为抓,伸手拿住阿冬左腕,阿冬吃惊向外挣夺。三少爷顺势轻送,阿冬立足不稳,眼见要仰跌下去,三少爷见势收手,已将阿冬抱在怀里。

旁观众兵士见自己长官占得先机,又喝彩,又喧闹,乱成一片。阿冬羞得满脸通红,怒道,快放开我!我还没认输!

三少爷无奈笑道,无论你信与不信,都是误会,我无心伤你,只欲罢斗。怕阿冬仍不服气,暗道得罪,一手仍牢牢锢住阿冬,另一手趁势下滑,竟脱去他一只鞋子,将那只裸足握在掌中。

周围人齐声喝彩,三少爷只看着怀里的阿冬,求他不要生气才好,阿冬恨他轻薄,用力一挣,但给他紧紧搂住了,却哪里挣扎得脱?也知道他确实武艺高强,心中已然服气,不由得红了脸颊,嗔怒一声,不再说话。

三少爷与他脸蛋相距不过数尺,见他轻颦薄怒,脸颊晕红,显然并未真的动气,抱着他的身子,不由得痴了。

【猎鹰副官∶走了走了散了散了接下来的内容付费观看了【不】

————————————

之前说的脱鞋,我到底是有多喜欢玩jiojio

猜猜他俩为什么打架哈哈哈哈哈哈哈

又一盆狗血(胆小慎点)

一篇……我无法形容的文字【捂脸】这样放飞自我感觉还是挺爽的,大概就是集十八流狗血话本封建糟粕伪科学真OOC于一体半文言半白话不伦不类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的玩意吧【捂脸】

————————————

一百二十集大型魔幻家庭伦理年代剧《罗杰斯世家》(又名《地主家的傻儿子们》)

导演/策划/联合编剧/监制/出品人/摄像/美术/武术指导:阿狗的CP和阿狗

主演:还是那波人(夭寿啦,剧组破产倒闭啦,导演携款潜逃,只请得起两个演员啦)

 

狮盾和白狼的场合(大哥是怎么追到大嫂的)

狮盾是罗家老大,母亲在生五弟芽时难产而死,过不几年父亲也撒手人寰。因为是长子,弟弟们尚且年幼,罗大少爷就放弃求学,转而承担家业,看顾幼弟,无暇成家,虽然是城中青年才俊,却也一直不曾娶亲。

某日大少爷洽谈完生意,无意中看到街边报童叫卖画报,惊鸿一瞥,立刻停下脚步,沉吟许久,叫来报童,把周围所有的画报都买了去。回到家里,看着画报封面上的人物痴痴不语,三月不知肉味。多方打听得知,那画报上的是白家大小姐白狼,白大小姐早年随父母出海留洋,因为本家遭遇变故,这才提前归国操持家事。大少爷虽然住在城中,因为心思精纯,全然不在交际,居然也从未听过白狼的名号。这次偶然得见佳人倩影,连魂魄都系了一半在那位白小姐身上。

白家虽然是老派家庭,但是白狼思想颇新,长袖善舞,爱好热闹,经常在家里举办舞会沙龙。城中青年男女,无不追捧,很是掀起一股风潮,一时风流,无可胜道。虽然也有遗老遗少对此行径痛骂“寡廉鲜耻,伤风败俗”云云,白狼只作不知,平日相见也一笑置之,不以为忤,依旧故我。这位罗大少爷原本听说白狼和他同样年少持家,不免心中相惜;又得知白狼的做派,更是爱慕欢喜。只是苦于自己父母已逝,别说媒妁之言,就是请人提亲,他一个大小伙子也是琼琚无托,姻缘无凭,日日提心吊胆,生怕等他想出法子前白狼早已和他人玉成好事,失魂落魄,颇为清减。

恰好之前留洋的二少爷学成归国,见兄长愁云惨淡,十分不解。四弟阿蛇在一边嗤笑,大哥可是被画里的仙子勾了魂啦,二少爷更是惊奇,之前从没听说过大哥对谁有意思的。一问得知,是白家人,这可巧了。

原来二少爷留学之时,有一位志趣相投、年龄稍逊的同窗名叫白鹿,前些日子也回到国内,这位白鹿就是白狼的同胞亲弟。大少爷一听,喜不自胜,央求二弟托他这位同窗多多打听白狼的消息,二弟说大哥这有何难,自然帮大少爷时常操心着。

大少爷以前是穿长衫的,自从得知了白狼的行迹,为了追求白狼,赶时髦做了几件西装,有白狼办舞会的时候,也托白鹿要来名额,混进宾客中去。只是进场之后,既不说话,也不跳舞,看着白狼就开始发呆,安安静静当他的壁花。几次三番下来,白狼也留意到这位奇怪的客人。之前听弟弟白鹿说过有人托他打听,知道是罗家二少爷,只奇道这位二少爷有婚约在身,还来拈花惹草,可见不是什么好东西,原本打定主意要收拾一番,让那罗家少爷出个丑。哪知道来的不是罗家老二,居然是冒名顶替的大少爷,既不跳舞也不吭声,被他瞥一眼还脸红。

白狼心说∶这大少爷挺有意思,别是个傻的吧

终于有一次白狼忍不住故意逗大少爷,走到他跟前问要不要跟他跳舞

大少爷激动得脸都红了,说话开始结巴∶不不不不我我我我我我我我跳得不好。

白狼戏弄之心大起,执起大少爷的手把他拉进舞池,没事,我教你

果然一舞完毕踩脚无数,大少爷哭丧着脸心想完了,别说俘获佳人芳心,只求他别恶了自己。没想到白狼亲了他一口,狮盾当天就晕乎着回去了。

(见这段:

白狼看他神色紧张,一言不发只盯着自己,噗嗤一乐,你看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不成。

狮盾呆立片刻,诚恳道,你好看的,我爱看你。

说完两人都是一愣,狮盾暗道不好,白狼这可不就把他当成见色起意的无耻之徒了?白狼那厢却是红晕双颊,容貌娇艳无伦,神色之中只有三分薄怒,倒有七分腼腆,刚刚游刃有余的当家人,霎时之间变成了忸怩作态的小姑娘。

但这神情也只是瞬息间的事,白狼微一凝神,又恢复了那片从容的神气,道,油嘴滑舌,不过看起来,倒也有三分真心实意。

狮盾立刻指天发誓,我对你,向来都是十分真心实意,绝对无心轻薄,只是情难自禁,更何况你……你本来就好看的。

白狼捂嘴一笑,好啊。凑上前微一垫脚,在狮盾脸上印下一吻。

狮盾只觉得一阵香气袭来,眼前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连自己姓甚名谁都要忘的一干二净了。)

【阿蛇∶夭寿啦哥哥们出来看啊大哥傻啦!】

白狼也是性情中人,虽然年少,心中很有主意,发誓不会听从父母安排婚事,那些向他父母提亲的全都在他心中榜上无名,只说真的爱我应该来征求我的意见才是,要找一个情投意合的如意郎君。大少爷之前担心媒妁,没想到却也因祸得福,博得白狼好感。

只是罗家有钱有势,白家虽然不如罗家势大,也是书香门第。因此白狼虽然芳心已许,仍不免考校这位大少爷一番。

在大少爷这边,只觉得白狼对他忽冷忽热,时而近在身旁,时而如隔云端,大少爷惊疑不定,端的是“衣带渐宽,为伊憔悴”,二弟三弟无动于衷静观其变,四弟阿蛇心中又惧又喜,唯恐天下不乱,对这位未过门的嫂嫂佩服至极。

狮狼心意互通之日,得知之前都是考验,大少爷久久不能言语。

白狼道,大少爷,你可恼了我啦?

狮盾又喜又忧,将白狼拥进怀里,我可被你折磨死了。喜欢上你,真是又痛苦,又快活,想到快活处,竟也不觉其苦,只想你这样骗我一辈子也甘愿。

白狼面色一红,五指抚摸大少爷的头发,叹道,你这傻子。

一双两好,金玉良缘,就此玉成。

(想看狮狼洞房花烛夜,大概是那种,狮盾觉得白狼是留洋回来的,所以婚礼要穿婚纱;可是白狼坚持要穿大红喜服。掀盖头的时候狮盾乐得牙不见眼。

白狼道,呆子,你再愣着不掀,我可自己掀啦

狮盾伸指在他颊上轻轻一弹,道,我是第一次成亲,你也别笑话我。

白狼捏着狮盾的耳朵道,我怎么不能笑,人家都说白家讨了个傻姑爷,你可傻不傻?)

 

队三盾和小熊的场合(真香!)

狮盾小时候就见过小熊,那时候小熊刚满月,少年狮盾跟着父亲去贺喜。席上两家谈起定亲的事,小熊父母本来属意狮盾,大少爷看着襁褓里的小熊,悚然一惊,我不要我拒绝,说,我太老了配不上小熊,我觉得二弟更合适,大家觉得是啊,二少爷年龄和熊小姐相仿,可不就是一对璧人,遂定下亲事。狮盾就这样卖了弟弟。

二少爷平生最恨封建礼教,偏偏头上顶着这么一桩娃娃亲,因此与大哥心生嫌隙,后来干脆负气离家出国留学。大少爷因为年少无知,总归是自己做的不厚道,因而心中有愧,也就随他去了。可哪有亲哥逼自己弟弟和不喜欢的人成亲的道理?原来是小熊家曾经寄来一张照片,二少爷方知自己还有这么一桩婚事,虽然对小熊印象不坏,奈何兄弟起哄,他面子上挂不住,又觉得指腹为婚,这是陋习,故而极力抗拒罢了。

学成归国后,二少爷当年的气早就消了;又因为兄嫂大婚,自己出力颇多,兄弟二人言归于好。提及往事,二少爷心平气和,与兄长促膝长谈了一番,觉得既然无意,还是和小熊家里说清了好,料想两家交情甚笃,把话说开,也不会因此伤了和气。大少爷思考良久,也觉得不失为一个办法,只待挑得良机,就带弟弟去小熊家退婚。

哪知没过几天,二少爷回家,大嫂白狼旁边站着的不是小熊还能是谁?见他进来,小熊脸一红,手一颤;二少爷瞠目结舌,看了看大嫂,又看了看小熊,一言不发,居然扭头就走。

吃罢晚饭,小熊先行回屋了。大哥大嫂留下二少爷,他这才知道,小熊家中有变,来他家借住一段。白狼叹道,毕竟两家是世交,又加小熊心性不坏,实在无从拒绝,只是退亲一事,小熊在的时候可万万不能提起了,只等此间事了,再作打算。

二少爷听了沉默许久,只一拱手,嫂嫂说得有理,全凭嫂嫂做主吧。

【狮盾怒躺一波白狼大腿】

小熊与二少爷共处一府,平日相见,小熊低头拧紧手帕,二少爷则是立刻避走,倒也相安无事。

自海外归来,二少爷很是水土不服了一阵,只是身子强健,症状不显;直至入冬天气转寒,二少爷受了凉,风邪入体,头晕眼花,初时未当回事,没想到几日之后,愈演愈烈,将一个壮年男子病倒在床。彼时白狼初到罗家,分身乏术;其他弟弟行事粗枝大叶,更是难堪大任。小熊沉默许久,忽道,让我来照顾二少爷吧。

白狼仔细一想,了然一笑,便答允了。

(小熊看病人的时候大概是:

二少爷神志仍然迷糊,突然间睁开双眼,眼光灼灼,浑不似病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小熊。

小熊满脸通红,深色尴尬,右手拿着调羹,低声道,二少爷,你把这药喝了罢。心想,你纵然不喜欢我,难道连药也能不喝么?

二少爷道,你答允我,不要走。

小熊勉强一笑,要退亲的可不是你么,我若留在这里,不是怕你嫌我?这话只在他心头一转,并未说出口,但也温声道,好,我答应你。你先把这药喝了。

二少爷听了甚为高兴,握住小熊的手腕,满脸欢容,一口一口,服下苦药,如饮蜜糖。)

病愈之后,小熊立刻回到自己居所,二少爷怅然若失,想来找小熊,又撇不下面子,忽然福至心灵,打着报喂药之恩的名义,来到小熊住的厢房,见小熊坐在院中,就着日光侍弄针线。

二少爷讷讷无言,扭捏道,你在做什么?独个儿闷不闷?

小熊脸上一红,将手中缝着的衣衫藏到了背后,看身量竟是一件高大男子的衣物,道,我在学着缝衣,手艺粗陋,可见不得人的。因身在院中,无处可藏,只好将衣服拿在手里。

二少爷虽然面上不显,可也一阵暗喜,虽不免自作多情,却也觉得小熊这件衣服是给自己做的,心中甜蜜自不必说。

哪想到没过几天,眼睁睁看着那件新衣穿在了老四阿蛇身上。

原来小熊自觉二少爷留洋回来的,自己却只是粗通诗文,心下羞愧;又见白鹿与二少爷时常畅论时事,更是黯然。老四阿蛇虽然生性跳脱,却也古道热肠,得知此事,自告奋勇要教小熊识字,小熊感激,缝制新衣,聊表谢意。

二少爷对其中关窍却是一无所知,看见老四身上新衣小熊的针脚,更是胸口闷疼。思来想去,找到小熊,上来就问,你给四弟做衣服干什么?

小熊好不委屈,兄嫂给幼弟缝制新衣,说来也使得,只是他尚未过门,二少爷对他又好似无意,这样一来,确实名不正言不顺;至于真正缘由,却是老四与二少爷身量仿佛,也可以着手给二少爷做了。这样的理由如何说得?便只沉默不语。

二少爷见小熊闷不吭声,就是眼圈含泪,又是吃醋又是心疼,觉得自己不会说话。

小熊半晌嗫嚅道,四弟教我认字了来着。

二少爷脱口而出,以后我教你,你别给他做了给我做吧。说完之后俊脸一红,但话已出口,也不后悔,又补充道,以后也别叫我二少爷了,叫我二哥。

(二少爷说,学如逆水行舟,要想进益,须得奖罚分明才行。

小熊奇道,怎么个奖,怎么个罚?

二少爷微微一笑,凑上前,对着小熊的耳朵说了。

小熊脸色爆红,呀的一声低下头,道,哪有……哪有这样的道理!)

冬去春来,又是一日,二少爷来找小熊,厢房内不见人影;衣装行李也是不翼而飞,把二少爷吓得魂飞魄散。

白狼道,小熊家中安顿好了,要把小熊接回家去,现在车架刚起,还没走远。这退亲之事,二弟还需斟酌,现在说太仓促了。

二少爷怔立原地,毫不犹豫追了出去。

其时红日西斜,春风拂面,熏熏如感薄醉。小熊坐在车里,听见外面有人拦下车驾大喊自己的名字,便吩咐车夫,下得车来,果然是二少爷。

小熊柔情无限,眼波盈盈,低声道,二哥,你来送我,我感念你的情分。我就要走了,你多保重吧。说到这里,泪水盈眶。

二少爷焦急万分,牵住小熊的手,也不管是不是不妥,你……你可还会回来?

小熊莞尔一笑,不回来了,我家中事已了,哪还有再来叨扰的道理?到时会和爹爹一起登门拜谢。

二少爷急道,哪里叨扰了,你叨扰我一辈子我也甘愿。我先前碍于那点微薄的自尊,一直不曾承认对你的情意,也从没说过半句叫你欢喜的话。现在说还不迟么?

小熊低头不答,二少爷心中只觉得万千思绪起伏,时而如在天堂,时而如坠地狱。

过了良久,小熊轻轻说道,不迟的。又过片刻,抬起头,眼中水波盈盈,道,二哥,我……我很欢喜。我早就……倾心于你,还没见你面的时候就是啦。你是我没过门的丈夫,自然是我心上人。二哥,你不知,我这颗心,早就是你的啦。

二少爷大喜,将小熊抱在怀中,忍不住在他左颊轻轻一吻,道,过几日我就登门向伯父伯母提亲。机缘巧合,合该命中注定,纵然不是媒妁之言,我也要娶你的。我以前对你不起,以后更要加倍疼你爱你。

TBC.

————————————

后续还有

军官队二盾X名旦阿冬

纨绔少爷蛇X进步学生鹿

总之就是怎么恶俗怎么狗血怎么来吧【沉思】

……小学语文老师看了会沉默,中学语文老师看了会流泪【沉思】

民国风狮狼

后遗症产物03


前情【?有这玩意】是狮盾多方打听混进白狼举办的舞会,白狼请在一边装壁花的狮盾跳了支舞,期间踩脚无数,俩人跳完舞,狮盾各种慌张觉得自己铁定没戏了。


白狼看他神色紧张,一言不发只盯着自己,噗嗤一乐,你看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不成。

狮盾呆立片刻,诚恳道,你好看的,我爱看你。

说完两人都是一愣,狮盾暗道不好,白狼这可不就把他当成见色起意的无耻之徒了?白狼那厢却是红晕双颊,容貌娇艳无伦,神色之中只有三分薄怒,倒有七分腼腆,刚刚游刃有余的当家人,霎时之间变成了忸怩作态的小姑娘。

但这神情也只是瞬息间的事,白狼微一凝神,又恢复了那片从容的神气,道,油嘴滑舌,不过看起来,倒也有三分真心实意。

狮盾立刻指天发誓,我对你,向来都是十分真心实意,绝对无心轻薄,只是情难自禁,更何况你……你本来就好看的。

白狼捂嘴一笑,好啊。凑上前微一垫脚,在狮盾脸上印下一吻。

狮盾只觉得一阵香气袭来,眼前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连自己姓甚名谁都要忘的一干二净了。


雨后降温让人格外羡慕晚上睡觉能把手插进🐻🐻软乎乎白嫩嫩滑溜溜大腿根的老罗杰斯【失去理智的发言】


还是民国风蛇鹿

后遗症产物02

是夜月白风清,临江一带灯影攒动,火树星桥,好一元宵佳节。鹿鹿站在船尾看着坐在船头的阿蛇,阿蛇却没看见他,兀自举一莲纹青瓷小盏,邀月色对饮,与江水共酌,似乎天底下没有比他更孤寂的人物。

鹿鹿不由自主走上前,撩起衣摆坐在他身边∶我说舱里不见人影,原来是一个人躲在这快活。

两人并肩望着一排排莲灯顺浩浩大江而下,一时竟都说不出话来。

阿蛇饮一口酒,笑道,舱里哥嫂成双成对,正是浓情蜜意之时,我又何苦在里面碍眼。倒是你,我不过才走开躲闲一会就被你寻到,可见鹿鹿对我真是关注备至啊。

鹿鹿一听,气结道,你这登徒子,我好心……算了,你嫌我多事扰你清闲便罢,何必说这样的话来戏弄于我。

阿蛇微微一笑,你看你一口一个登徒子,可我真做过什么无礼之事也不曾?一点便宜没有占,反倒白沾了骂名,总得让我讨些利息罢。

鹿鹿被他一串话堵得呐呐无言,正要争辩,没防备阿蛇俯下身,在他颊上吻了一口。

那一吻如同蜻蜓点水,几乎感觉不到,可鹿鹿还是察觉自己霎时面皮红透,瞪眼羞恼道,还说你不是登徒子,你……你……

阿蛇又看着他,眼睛弯弯的,怎么,我对你好,你不喜欢么?

鹿鹿捂着脸颊,只觉得从那一块火辣辣地烧起来,若是旁人,近不得他身便要被他修理一顿,更何况这样轻薄于他。可奇异的是尽管平时看阿蛇百般不顺眼,此时心中却毫无厌恶之情,反而心头一颤,说不出话来。只闭了嘴,细细琢磨,这话听着倒有些耳熟似的。

阿蛇看他不答,只是低下眼帘,便一笑,又道,啊,不说话,看来是喜欢得紧了。

鹿鹿又羞又窘,声细如蚊,原就用的七分嗔怒气势只剩了三分,轻轻斥道,谁说便是喜欢了。话一出口,反而更是羞愤难当。

阿蛇见鹿鹿几欲离开,当即握住他右手,这动作似是把人半揽入怀,凑上前道,鹿鹿莫怪,若是不喜欢,下次我换个地方亲就是了。你可允么?

【被自己雷得虎躯一震】
【这个太OOC了当原创看吧😂】

民国风蛇鹿

后遗症产物01

却说这对冤家原有一桩公案。鹿幼时随父母一同投宿在罗家门下几间向外收租的民房,与这家的小少爷却是投缘,两个垂髫小儿每日戏耍在一处,时出山盟海誓、择日嫁娶之语,大人听了道小孩子天真烂漫,只作笑谈。

分离之日,一向笑嘻嘻的阿蛇却忽然哭成泪人。

阿蛇∶鹿鹿,呜呜,你骗人,你原说要嫁与我做媳妇的,可是却走了。

鹿鹿睁着一双俏生生的大眼睛,对阿蛇道∶要嫁的,等爹娘带着我坐了大船从海上回来,等我不是小孩子了,就嫁给你。我妈说,原是大人才可以成亲的。

阿蛇道∶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就知道,走了的人就不回来了。

众人瞧他有趣,自以为是个大人,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鹿鹿眼珠一转,弯起笑眼,上前几步,抱住阿蛇在他白白净净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鹿鹿道∶我不骗人,尤其不骗你。我真的会嫁给你,一辈子和你在一处。

阿蛇捂住那块面皮,他却已经知道什么是害羞了,愣道∶啊。

鹿鹿童心尤盛,只因向母亲撒娇时常扑在母亲怀里,在她脸上亲吻,这会对阿蛇便也如此∶怎么,你不喜欢我对你好么?

阿蛇破涕为笑,依样画葫芦,在鹿鹿柔嫩的面颊上也轻轻吻了一下∶我喜欢的。我也对你好。你走了可不要忘了我。

阿蛇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许多年后再见,谁也想不到两人第一句话却是∶

鹿鹿?

你这登徒子,谁是鹿鹿?

【我的妈呀我到底在想啥呢】

【盾冬AU】我盛大的皇家婚礼 番外二

002愤怒的小鸟之里约大冒险

PART1 蜜月不是你想度,想度就能度

史蒂夫瞄到手机屏幕上的消息提示,脸上的笑容情不自禁地越扯越大。

“罗杰斯将军,您的意见是什么?”

“嗯?”被抓到走神的史蒂夫还来不及把笑容完全收回去,他镇定地清清嗓子,皱起眉头,“罗斯议员的建议值得参考,弗瑞局长的想法也不无道理,咳,我是说,”史蒂夫努力回忆五分钟前他们在争论的议题,“我觉得大家都冷静一下,下次会议再议吧。”

全息影像里弗瑞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了。真难为他做出这个表情。其他与会者纷纷一脸茫然,还在想老顽固罗杰斯这次怎么开始和稀泥了,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挂着将军头衔的史蒂夫已经施施然离开会议室。

“早上好王子殿下,或者说中午好?”电话接通的一瞬间史蒂夫听见那头传来抽油烟机的呼呼风声。

“早上好将军阁下,顺便帮我向王子殿下的丈夫问好?”巴基操着一口王室标准的“老子就是高高在上”口音,“公平些混蛋,你走之后不到一刻钟我就醒了。那可真的有点冷。”

“现在是夏天,”史蒂夫想象着巴基站在灶台前用耳朵和肩膀夹着手机的样子,心里软得一塌糊涂,“而且都已经十点半了,我听到某人才刚刚吃饭?”

“布鲁克林还没有醒。”巴基哼哼道,“老天啊谁也不能阻止我和我的床再多缠绵三小时,你也不行。我应得的。”然后他的声音柔软下来,“今天怎么样?”

史蒂夫摸摸鼻子,“老样子,弗瑞和罗斯隔着模拟会议室互相扔皮鞋和订书机来着。你知道吗,墨西哥居然要修一条大坝,我是说,这和美国白宫有什么关系呢?”

“嘿!”巴基咯咯地笑着,史蒂夫绝对没有因为自己成功把自己的丈夫逗笑而得意,“至少那是一条大坝,很多野生动物的生活习惯都会受到影响。那你呢?你在做什么?”

“我在想你。”

巴基的声音变得软绵绵的,史蒂夫猜测他在脸红,“噢……我也是,史蒂威。早点回来。有点事和你商量哦。”

 

今天布鲁克林难得乖巧地坐在一边抱着她的奶瓶,史蒂夫脱掉那件挂着无数金属勋章的军装外套,布鲁克林颇为好奇地盯着他,伸出手噗噜噗噜地不知道在说什么,口水泡糊了一脸。

史蒂夫捏捏她软乎乎的小手,盯着她和巴基颇为相似的翠绿色眼珠傻笑,内心疯狂咆哮,这么一个小天使,他和巴基的孩子!终于忍不住凑上去蹭女儿鼓囊囊看上去就让人心情愉悦的肉脸蛋。

路过的巴基轻轻踹了一脚alpha的脚踝,“别用你的胡子扎她,一会不知道该哭的是她还是你。”

“所以你在嫌弃我的胡子?”史蒂夫委屈地摸上自己的脸,“我以为你挺喜欢的,毕竟昨天晚上你感动得都哭了呢。”

“看在上帝的份上布鲁克林还在呢!你这个老不正经!”巴基红着脸凑上前拧他的腰,史蒂夫放下女儿的手,哈哈笑着托住巴基的屁股把他抱了起来。巴基一边捶他肩膀一边低下头吻他,两人总算记得在锅里的水烧干之前把自己的嘴唇从对方的上面拔下来。

布鲁克林坐在婴儿车里淡定地喝了一口奶。

“杜根说,过几天就是园区开放日,他邀请我们去来着。”巴基靠在史蒂夫怀里,声音黏黏糊糊的。

“哪里,你们之前的考察基地么?”史蒂夫问道。

巴基点了点头,不自觉地搅动手指,“我还没有跟他确定,说要问问你才行。我想,或许你会有时间?”

然后不等史蒂夫说话就又道,“我是想……结婚这么久好像我们都没有过一次像样的蜜月旅行。我一直不知道怎么补偿你,神盾局最近会很忙吗?”

“巴基?”史蒂夫抱紧了他,这才想起结婚这么久,他们居然真的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耽搁了这些事,而他完完全全忘了,“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
巴基伸出一根手指堵住他的嘴,“停停停,我们先停止埋怨自己这个环节吧。”
史蒂夫点点头,巴基把手指移开。

“可是宝宝怎么办?”史蒂夫提出了一个现实问题,“我怕宝宝适应不了雨林的气候。”

“布鲁克林当然不会一起去!”这才是蜜月的意义嘛,他心里想着但没有说,“我打电话问过妈了,刚好最近弟弟妹妹们都出去上学,她很乐意帮忙照看宝宝。我妈带孩子很有一手,放心吧。”

史蒂夫挑眉,“是啊,看你就知道了。我只是怕温妮和乔治会太辛苦。”

“呃,”回忆起女儿无与伦比、夜以继日的旺盛精力和无时无刻不在“求关注”的表现,巴基心有余悸,“瑞贝卡和安吉也在,我觉得,女人们总有办法。”他这么说着,点点头,好让自己的话更可信一点。

巴基双手捧在胸前,眼角耷拉下来,凑到史蒂夫跟前,“总之,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我猜?”

他注视着巴基的面容,巴基虽然没有明说,可是绿色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期待。史蒂夫想起巴基孕期的一件小事,自从布鲁克林出生之后,巴基的生活快要被这个小宝贝挤满了,虽然身为王子,他并没有将照顾孩子的工作假手他人。史蒂夫和巴基一起学着怎样做一个好家长,但这对一对新手夫妻来讲实在是一个高深的命题,或者说,当父母这门学问,有些人一辈子都摸不到门槛呢。一开始的时光总是跌跌撞撞、手忙脚乱的,然而一年过去了,他们正慢慢步入正轨,现在回忆起这些的史蒂夫感觉很骄傲,一想到他和巴基正在一起完成一项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事业,他们共同的事业,看看他们走过的路,可能不尽完美,但是史蒂夫内心快被甜蜜的浪潮淹没了。史蒂夫知道巴基并不讨厌这样的生活,但是他很少提起以前考察队的事了,巴基很爱宝宝,但他更爱巴基,他不希望连丈夫这么一个合情合理的愿望都不能满足。他们辛苦了这么久,理应得到一点小小的奖励,巴基应得的。一个像样的假期。一个蜜月。然后史蒂夫又想起和蜜月相关的一点别的内容,心里涨得满满的。

史蒂夫摸摸下巴,“你猜怎么着?我觉得墨西哥大坝可以等。”

巴基眨眨眼睛,又眨眨眼睛,下一刻那双惊心动魄的大眼睛弯成两道月牙。他小小声欢呼着握拳,抱住史蒂夫的脖子吧唧了一个巨大的口水印。

布鲁克林坐在婴儿车里淡定地喝了一口奶。

下一秒,客厅里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嚎哭,布鲁克林那两个搂在一起的傻瓜父母一个激灵,从沙发上滚了下来。

TBC.

————————

十月适合怀旧,想给这个已经完结的万年老文撒点土。

不打tag了,只写给自己和看过这篇文的朋友啦。每次一写到这篇都觉得傻乎乎的但是不自觉地会笑,真的很开心呀,不知道还有没有当初的感觉了,但是想起了最初写这篇文的日子,那时候我只写两千字都敢算作一次更新呢,这样的好习惯实在应该保留下来【以拳捶掌】【这不是你只写了两千字就放出来的理由】

抓住十月份的尾巴假装自己又更新了一次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没想到前几天刚看到匡扶摇更新的少年宜官往事,没想到前几天刚刚听了《刀剑若梦》,想起“无人不冤,有情皆孽”。

“然而,张三丰见到张翠山自刎时的悲痛,谢逊听到张无忌死讯时的伤心,书中写得太也肤浅了,真实人生中不是这样的。因为那时候我还不明白。”